龙年春晚一段《雀之恋》,再度让著名舞蹈家杨丽萍成为全国观众关注的焦点,也令无数人期待她的新作——舞剧《孔雀》。杨丽萍说:“舞蹈对有的人来说是艺 术,有的人是谋生的工具。但对我而言,跳舞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生命的需要,是一种信仰。哪怕打算《孔雀》之后不再跳舞了,但舞蹈依然是我的全部。”


      舞剧《孔雀》的故事围绕生命和爱这两个永恒的主题展开, 用舞台形式演绎人类共同的情怀,向观众传递着艺术家个人成长过程中对艺术和生命的思考和感悟。剧中的“孔雀”,是鸟,也是人,是有情世界的芸芸众生。《孔 雀》不受任何观众层面的限制,人们在欣赏舞台艺术之美的同时,也可以从中体会到杨丽萍对生命和自然的感悟。
      杨丽萍:孔雀是会让人感觉奇妙的舞剧,它讲述了一个关于自然、生命、成长、人性和爱的故事。它在我身体里涌动、流淌,有感而发地表现出来。”

 


      1979年杨丽萍演绎了舞剧《孔雀公主》。在杨丽萍看来,如果说当年的《孔雀公主》更多的是在演绎古老神话, 那么如今的《孔雀》则更像一个现代人的寓言;如果说成名作《雀之灵》,以及在今年春晚轰动一时的《雀之恋》只是作为单个舞蹈作品展示了极致的美,那么《孔 雀》作为叙事完整的舞剧所表达的,则是生命的哲学;如果说《云南映象》和《云南的响声》是她上一个创作阶段着力于民族文化挖掘和传承的力作,那么《孔雀》 则直抵人类共通的灵魂家园。此外,《孔雀》是杨丽萍早已宣布,这将是她的谢幕之作,舞台艺术从孔雀开始的她也将以孔雀为自己的表演生涯画上完美句号。

 


      舞剧《孔雀》结合杨丽萍特有的舞蹈语言和当代艺术、舞美的综合表现形式,是杨丽萍艺术生涯里又一次新的尝试,也是杨丽萍携整个创作团队对观众的一次诚意奉献。全剧会集了杨丽萍40年舞蹈艺术的精粹和一代舞神传奇艺术生涯的提炼。
     “全剧分为春、夏、秋、冬四个篇章,讲述了一个关于成长、人性、生命和爱的故事,以及生命与天地自然的相互融通,透过舞台艺术形式呈现了一次对世界的善意 探 索,以及对生命和人性的追问,投射出生活和艺术交融的人文情怀。剧中的每个角色代表了人性里不同的层面——光明和觉知,奉献和牺牲,恐惧和贪执,这些都是 人类生命里的共性。人性的弱点一次次在舞台角色痛苦复杂的纠结中暴露,但奉献和爱最终让剧中人在四季轮回中找到了生命的答案。《孔雀》更是关于 人性的寓言,直指现代人矛盾脆弱的内心。大胆颠覆了传统寓言的刻板符号化形象,透过美的外表去揭示灵魂的纠结和挣扎,着力于人性复杂的戏剧张力。”

 


      不同于以往的作品,在这部舞剧中杨丽萍不只表现了美,还表现了美的挣扎等,最终才是美的回归。除由杨丽萍担任总编导,也力邀到奥斯卡“最佳美术设计奖”得 主、著名视觉艺术家叶锦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音响效果设计者金少刚,著名音乐人三宝等加盟,分别负责视觉、音响和音乐创作部分。

 

 

 

      《孔雀》很有可能是杨丽萍舞台生涯的收官之作。一个伟大的舞者在她最辉煌的时候决然转入幕后,让后来者尽早地担当,这又着实地撼动着人们。如果孔雀真是杨丽萍最后的表演作品,我们可以预期,这更将是一部非常不寻常的巨作!
       杨丽萍此前最深入人心的作品,当属早年的民族舞《雀之灵》。近年来,她一直在云南埋头创作,推出了《云南映像》、《藏谜》、《云南的响声》等原生态作品。她的新作《雀之恋》,既不同于《雀之灵》的传统风格,又与原生态作品有着明显差异。
       对于《孔雀》的创作,杨丽萍称:“舞剧《孔雀》在创作阶段,我希望能做成一个独特的、中国感特别‘纯粹’的舞剧,绝对不掺杂芭蕾这些西方元素。《孔雀》没 有任何界限,男女老少、外国人都应该能接受。西方舞蹈的代表作就是‘天鹅’,东方就是‘孔雀’,我希望能像‘天鹅湖’一样走到任何一个国家。可能跳独舞的 舞者会有7、8个,我只是其中一个角色。”
       杨丽萍称《孔雀》会是自己的收官之作。“1979年,我当时演了《孔雀公主》,是成名作,现在就让这个舞台剧画个句号,以后就把舞台交给年轻人了。”相信这一次,大家都不会错过这场精彩的演出!